iey

一个存图的地方
希望成为自己理想中的样子

Goodnight

想做第一个写这个cp的人,私设如山,ooc,文笔差,基本没有cp感,慎入
不过没什么人会来看就是了

——航班信息发给我
——飞机什么时候起飞
今天因为航空管制飞机又晚点了
——大概会晚到什么时候?
不知道
至少两三个小时吧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
——手机记得保持充足的电
——包要看好
——到了给我打电话
行了知道了

要是太晚了你就别来了

已经凌晨3:28了,飞机足足晚了五个小时,确切的说为了安抚大家的情绪,在晚点三个半小时后航空公司让他们上了飞机,又继续等了一个多小时飞机才起飞。降落之后丁程鑫打开微信,和马嘉祺的上一条微信还是昨天发的。对方没有回他,不知道是看到了还是选择性无视。

这是丁程鑫的私人行程,队里的小孩马上要开生日会了,他本来在剧组拍戏,行程也没有安排他回去参加生日会。有人说他作为队长心高气傲,只注重自己的事业,与队友不和。然而没过多久舆论导向就变成了他尽职尽责,公私分明。

丁程鑫不知道公司在其中起到了多少作用才扭转这个局面,不过他还是向剧组请假了,原因是他答应了那个小孩陪他过生日。剧组对他这样诚恳又努力的年轻人还是很宽容的,批给他三天的假,还答应帮他隐瞒他请假的事。助理被他要求留在剧组应付突发状况,就是制造一种他尚在剧组的假象。

“那你回去的时候让马嘉祺去接你啊!”助理这么交代的。
“哎我又不是小孩还用他来接!你觉得我俩谁是大哥啊?”
“程哥说什么都对!”
“这还差不多。”

然而助理还是背着他联系了他所谓温柔可靠的队友,丁程鑫不明白马嘉祺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容易让人信服呢。明明比自己小了十个月,来公司的时间也比自己短了整整四年,但他就是这样凭借着他举手投足间的成熟稳重打动了一干工作人员,队友更不用说。一群人坚信着祺哥出马,一个顶俩的伟大信念,倒是经常让这个年纪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家伙忙得团团转。

刚下飞机发现下雨了,虽然不大但在夜里还是凉凉的。
丁程鑫哆嗦了一下,呼了口气。
“叮——”来电提醒:马嘉祺
“喂。”丁程鑫刚接起电话对面就出声了。
“我看你的航班已经到了就直接给你打电话了。”
“嗯人比较多我出来晚了点。”
“我就在出机场的门那等你,注意别落东西。行李托运了吗?别忘了……”
“知道了!我说你怎么跟我助理还麻烦啊。”
电话对面的人停了一下,呵呵的笑出声。
“行了出站人多,别用手机了,挂了吧。”
“哦。”
丁程鑫先摁了电话,他知道马嘉祺是会等对方挂电话的那种,这一点在他们还不算特别熟的时候丁程鑫深有体会。

刚开始看着这个新来的比自己小的师弟,丁程鑫也抱有想好好照顾他的心理,然而当他最初几次和这个师弟的接触被互相之间的尴尬气氛搞得差点让他产生挫败感后,他觉得照顾这种事是不存在的,能正常相处就是万幸。
比如第一次打电话,他和对方说了三个来回的回见,还是没有人主动挂电话,丁程鑫只是突然想到以前听班里的女生说过:会等对方先挂电话的人,会给对方带来好感。没想到马嘉祺身边也有着这样的女生说这些根本没什么实践性的东西。终于在冷场快五秒的时候马嘉祺挂了电话,但是听着忙音丁程鑫感觉到了一种很莫名的失落感,那个时候的他才知道原来听忙音是一件并不好受的事情。

但是后来他和别人打电话还是会选择等对方挂,除了马嘉祺。

VIP通道走到头都没遇到粉丝,这让丁程鑫感觉放松了很多。顺利走到出站口的大门却没看到人,丁程鑫有点茫然,外面的雨下得不小,接客的车摇下了窗户司机向他示意着,丁程鑫礼貌地摇头应对。

“嘿!队长。”
一把黑色不可折叠的伞打到他头上,打伞的人戴着棒球帽和黑色口罩,另一只手拿着车钥匙和手机,用食指勾下口罩对他解释到:“刚刚看着雨不小了,就去把车开到附近的地儿,没想到在停车站遇到粉丝了,耽搁了一会儿。”说着还笑了笑,一副挺开心的样子。
“行了,走吧,知道你火,粉丝可绕地球七圈。”丁程鑫看不得他得意的样子,推了他一把。
“那你的粉丝可得绕地球十四圈了。”对方笑着回他。

马嘉祺几乎把伞全打在自己这边了!丁程鑫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又产生了莫名的挫败感,打伞的人却心无旁骛目不斜视。遥控开锁,拉车门,手放在在门框上防止进入的人碰头,这些动作马嘉祺做得毫不含糊,却把丁程鑫搞得十分不自在。

“你干嘛?我还要你弄这些?”丁程鑫语气不太友善地发问,马嘉祺听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对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商业挑眉,关上车门,坐到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

“你开车啊?你别吓我啊,你才刚拿到驾照吧!”丁程鑫看着他安全带都系上了,慌忙给自己系上生怕晚了一步马嘉祺就该伸手帮他了。

“你这质疑我的水平呢?”马嘉祺油门已经踩起来了,发动得倒是很稳。但是丁程鑫就是忍不住怼他:“你走过几次夜路啊你就敢说自己有水平,现在雨下这么大还这么晚,你还没睡一会儿吧?”说着他语气加重着追问一句,“你是不是一会儿都没睡?”

“等你的时候睡了一会儿。”马嘉祺说得很平静。

“我说太晚了你可以不用来的。”丁程鑫盯着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想到有次听异性友人讨论起他们哥几个的肤色,友人十分好奇地问他马嘉祺真人是不是特别白,丁程鑫表示能有多白啊,友人毫不在意地说他那种肤色啊白的贵气,冷冷的剔透的白,觉得用什么东西形容都庸俗。那时候丁程鑫还很不服气,自己明明也没少被人说白。不过当他看着马嘉祺的手,被路灯照的白到泛着盈盈的水光的时候,他觉得友人的形容很奇妙的合适。

“我这不是想着来陪陪你吗?”马嘉祺总能说出这种很厚脸皮的话,这件事上丁程鑫和李天泽达成共识,但是每次马嘉祺给李天泽忙里忙外,又是洗水果又是帮拿外卖的时候,李天泽还是很受用的。

“切——”丁程鑫拉着长音表示不屑。他的尾音隐没在雨水敲打车窗玻璃的声音里,雨声噼里啪啦的,风还把它们吹得乱飘,听着很让人觉得烦闷,丁程鑫不满地用鼻子哼着气。

“要不要放个音乐?”马嘉祺温柔的声音在雨声里显得很单薄,没得到回应就自顾自地打开了音响。
“你想放就放呗。”
“你给陈玺达带礼物了没?”马嘉祺发问。
“当然带了,不然他肯定要闹我。”
“其实你回来了他就挺开心的。”
“你怎么说话这么矫情了?”
“我说的是事实,他就喜欢粘你。”
“那是因为你更偏心天泽!”
“哈哈,是嘛?”
“你看你对天泽的狗腿样!”
“有这么明显?”
……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这话,路还很远,夜还很长。

说得有些累了之后他们很有默契地闭嘴了,

丁程鑫和马嘉祺一直存在着某种默契,就是有的话不说他们也能互相理解。
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就算是马嘉祺这种温吞的性格也不是没有急眼过,而且丁程鑫一直认为自己的脾气算不上温和。
他们俩是有过摩擦的,记得以前有一次因为技术人员的失误,彩排的升降台出了问题,而丁程鑫有提前踩点的习惯,所以很巧地成为了唯一的伤员。还好只伤在了胳膊,除了用力挥动的时候有点疼,对演出没有什么大影响。还好没有伤到腿,丁程鑫自我安慰。
然而在他第四次被老师点名批评动作不到位,没跟上节奏之后,他努力掩盖的受伤事实被马嘉祺发现了。
马嘉祺自顾自地从队伍里走出来,一向给人如沐春风感的他一把拽住丁程鑫的衣领把人拖出队伍,用手抵住他的后背推到舞蹈室外的走廊,从头到尾没给他一个眼神,依稀看到他的脸色不算太好。
本来就陷入情绪低落的丁程鑫被这么一拽,心情只会更差,他理了理衣服领子,黑着脸对马嘉祺说了句:“干嘛?你有病啊!”
马嘉祺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盯得丁程鑫好不容易武装起来的气场一下子崩塌了。
他推了马嘉祺一把,他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受伤的是自己,还是为了大家能更好的适应舞台去踩点受的伤,挥胳膊的时候疼得需要咬牙的也是自己,被批评的依旧是自己,现在还要被队友指责,但他又不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甚至他都不想在队友面前暴露自己受伤的事。太委屈了,真的太委屈了,丁程鑫泄了气一般靠上走廊的墙。
马嘉祺看到他的动作,目光软了下来,恢复到往常的温柔状态:“我说队长,你不是小孩子了吧。”这句话马嘉祺不是第一次说,之前打闹的时候他也会一脸无奈的对丁程鑫说:“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吧!”但这一次他说的就像一句温和的叹息,仿佛一束阳光里飘下了一片羽毛。
说完话马嘉祺就转身往医务室走,发觉人没跟上来,轻声说了句:“走吧,队长。”
内心就像被什么击中一样,泛着柔软的暖意。丁程鑫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和马嘉祺相处时都会有这种感觉,仿佛一直以来所有的委屈都化为细碎的荧光,不再刺痛神经。

丁程鑫最近接受过一个采访,问哪个队友和他关系最好,要是早一点他会说敖子逸,再早一点他会想到一位曾经的朋友,现在他根本不用认真想自己和谁关系最好,他只用说我和大家都是朋友,关系都很不错,如果一定要说一个最好的话,其他人会不开心的!有的时候一顿饭都不能安慰得了这些家伙。然而这一次采访的记者追问他一个问题:“那丁程鑫觉得和谁最有默契呢?”
他觉得自己无法糊弄这个问题,想了想说:“最有默契的话,应该是马嘉祺吧!”
记者有点意外但还是顺利的接话:“虽然觉得很意外,但是有默契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当事人感觉最强烈吧!”
是啊默契这种东西,真的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到。
丁程鑫不是不知道在大家眼里马嘉祺最有默契的搭档从来不是自己,是马嘉祺明目张胆惯着的李天泽。
他们两个几乎是同一时间进入公司,因为都会弹钢琴有不少话题,一起住寝室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玩耍,各方面都很合拍的两个人还被安排对称站位,以及后来的合唱,双mc,没人会觉得他们不默契。但是丁程鑫一直记得马嘉祺第一次舞台的双人合作是和自己完成的,完成的过程顺利得不行,舞蹈动作互动不少,一直在外拍戏的丁程鑫开始觉得协调好两个人的表现肯定要费一番大功夫。不过意料之外地很顺利,马嘉祺也同样觉得欣慰。后来的很多时候,丁程鑫都觉得他们俩是很有默契的,那是一种只存在于他两人中间的默契。

车开到公司宿舍楼下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马嘉祺和丁程鑫一前一后上了楼,电梯里丁程鑫看到自己困倦的双眼,他再看看马嘉祺,并没有比他好多少,因为驾车甚至更多了一些疲惫。

进门的时候,丁程鑫刚想打开大厅的灯,被马嘉祺伸手制止了。
李天泽正站在房门外看着他们,房间里透出柔和的暖光。“队长回来了,还有嘉祺。”
“天泽还没睡吗?”马嘉祺回答他。
“就是起来去趟洗手间正好遇到你们回来了。”
“那天泽赶快回去睡觉吧。”
“你们也是,晚安队长,还有嘉祺。”
“晚安。”

李天泽回了房间之后马嘉祺才打开一个光线比较弱的廊灯。
“楼上有一间房是空出来的,你今晚就在那睡吧。”马嘉祺带着丁程鑫去到房间,帮他安顿好行李,拉上窗帘之后马嘉祺走到门口。
“队长好好休息,今天挺累的吧。”
“还好,你也辛苦了,早点睡。”

已经凌晨4:45了,有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夜的气息不再那么沉重,丁程鑫听到马嘉祺对他说了句晚安。

晚安,外面的天快醒了。

==========================================
觉得再不发出来会被打脸的
反正私设如山
嗯我觉得这个cp有前途

1p马嘉祺 李天泽 钢琴组
2、3、4p马嘉祺
存图

存图
顺便准备开下一个坑
感觉自己太低产了

日子太美好,千千还发了微博实在忍不住偷跑两个小姐姐的局部,昨天是小哥哥谈恋爱今天就小姐姐恋爱吧
521才是真正的告白日!

芬芬真可爱^q^最近一直在画真人,希望能画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存图 ps练手 喜欢的话可以点红心哒

存图 第一次画真人 最近很喜欢的三石弟弟

去年画得还可以的图,存一下